第1079章 死士

    十几年前,佛子教还在国内传教没被赶去境外的时候,川陕渝地区就是他们的基本盘,所以佛子教再次秘密入境,选择的也是这些地区。

    李锋几次坏佛子教的好事,已经让佛子教高层震怒,对他起了必杀之心,想方设法要做掉他。上次的黑蝴蝶是他们派来的,后来小武军刀他们身陷凉山,也是佛子教从中作梗,这次一听李锋离开大本营来了岭南,自以为找到绝佳机会的佛子教高层大喜过望,立即派了人来做掉李锋。

    佛子教的根基在境外,所以做事没那么多顾及,想要李锋死,就用刺杀这种最直接粗暴的方法,而不像殷长空广天岚这些,做事还有所顾忌。

    朱云烈本来不想掺合这些事,他甚至觉得跟李锋这种人,就算做不成朋友,也别做敌人,其实老板殷长空也是这么想的。

    但殷长空为了境外的生意,不得不选择和佛子教合作。就因为他朱云烈跟广天岚打过交道,所以殷长空才派他带着佛子教的人来羊城,找到广天岚从中牵线搭桥。

    “殷总啊殷总,你跟佛子教合作得越深,就越危险啊……”单独一人的时候,朱云烈不免唉声叹气的替老板殷长空担忧起来。

    佛子教可是有境外势力支持的,国家坚决打击,殷长空跟佛子教牵扯在一起,在他看来是彻底走了一步臭棋。

    他哪里知道,国家早就盯上了殷长空,正在默默调查他和佛子教,一张巨已经默默张开,就等着收的那天。

    几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布置一个针对李锋的杀局。

    这次针对李锋的行动只有葛林一个人参与,有了广天岚暗中提供的消息,他很轻松就知道了李锋的行踪。他先是追着去了梅花,以为李锋要在梅花呆上一阵子,就想着在梅花安顿下来伺机动手。

    没想到李锋在梅花季家呆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启程回羊城了,他意识到机会来了,立即驱车跟在他们后面,远远缀着。

    葛林是个专业的杀手,严格来说,他是杀手中的死士,是被佛子教彻底洗脑的死士。死士和一般杀手的区别,就是死士杀人赚佣金,而死士只是为了做掉目标,根本没想着活着回去。

    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这个计划很疯狂,他要在高速上干掉李锋!

    梅花和羊城之间隔着两个地市,挨着梅花这边的是红花,挨着羊城的是惠城,都属客家语系,也是岭东系的传统势力范围。

    李锋和陈文龙等人的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高速上往羊城方向行驶,已经到了惠城境内,再过不久就要进入羊城境内。

    就在他们后面,葛林开着一辆小型皮卡车跟在后面,等了这么久,他决定动手了!他面无表情,那张脸僵硬得跟死人无异,足以让看到的人手脚冰凉。

    小型皮卡开始加速,接连超过李锋和温铁军开的两辆车,一直远去,然后直接开进了右侧的高速应急通道。

    高速应急通道平时只有120急救、交通事故救援、消防、警务能够使用行驶,一般车辆是禁止占用这条车道的,只有车辆发生故障的时候能临时占用,停下来呼叫救援。

    葛林停下车,打上双闪,不慌不忙拿着两个警示三脚架在车前车后一百五十米处各放置了一块,却没打故障救援电话,而是不紧不慢走到皮卡里,从后面车厢里提出一桶汽油,打开盖子直接把汽油倾倒在车身上。

    左边车道的车辆快速开过,没人关心他在做什么。

    “可惜时间来不及,如果我开的是辆大型货车,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把那小子连人带车撞成烂泥!”葛林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倾倒完汽油,他从驾驶室里提出一个长款背包,直接从护栏那翻了过去,爬到了路边十多米外的小山上,山坡上有林子,正好为他提供了藏身之处。

    他蹲在那里,将包里的狙击步枪拿出来,不慌不忙安装好,便在那里蹲守着,等待李锋的到来。

    他知道李锋在哪辆车上,那小子还跟他女人在一起,正好,这次把他们一起弄死。只要李锋的车一开过来,他就会扣动扳机,到时候狙击枪的子弹飞射而出,直接射穿皮卡车的油箱,然后轰的一声,发生剧烈的爆炸,那个地方会瞬间变成一条火海!

    如果能一下炸死那小子更好,如果没有炸死,他肯定会惊慌失措的从车上

    跑下来,哼哼,那时候我再喂他一颗子弹……是打他脑袋还是打他胸口,就全看我心情了。

    然后,我要在该死的华国条子赶到之前,尽可能的射杀更多的华国人,这些恶心的没有信仰的生物,通通都该进阿鼻地狱!

    葛林嘴角噙着冷笑,这里虽然距离华国边境不过几百公里,但他肯定是逃不了的……其实他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是死士,一个有“信仰”的战士。

    几公里之外,李锋并不知道,危险,已经彻底将他和沐总笼罩。

    “累了吧,你先睡会儿,到了酒店我叫你。”李锋偏头看到旁边的沐总在打盹,笑着把播放器里的纯音乐音量调小了一些,又把沐总那的遮阳板给拽了下来。

    梅花,季家。

    季如兰打算下午就回羊城,中午留在老爷子的院子里陪老人家吃顿午饭。

    季如兰看看爷爷,看看孟志东,心里突然一狠,打算置之不理。爷爷说得对,李锋死不死,关我什么事,他又不是我什么人,还和那个沐沧澜一起羞辱我,我不亲自派杀手去杀他就好了!

    季老爷子顿了顿,喘了口气,又继续说道:“羊城是他广家的地盘,梅花有我们季家,杀手肯定不会在这两地境内动手,就只能选择中间的红花和惠城,这小崽子心思歹毒啊,这个时候,李锋他们不是在红花就是在惠城,杀手选择这时候动手,李锋那小子估计难逃一劫了。”

    季老爷子瞥了眼不说话的季如兰,语气漠然问:“细细说下。”

    季如兰脸色变了变,抿着嘴不说话。季老爷子不耐烦的说道:“这种事也来汇报,那小子又不是我们季家人,关我们什么事。”

    季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孙女吃饭,情绪却不免有些低沉,这丫头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都是趴在自己怀里让自己喂着吃的,现在却要她喂自己了。

    季老爷子眯了眯眼,随即呵呵一笑,声音中透着轻蔑,见季如兰茫然,他就耳提面命的指点季如兰:“广家这小崽子是个聪明人,有人要杀李锋,他心里怕是乐开了花,那外面来的杀手能这么快掌握李锋的行踪,怕是跟他脱不了关系。但他又知道李锋和如兰你是朋友,顾忌我们季家,所以主动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我们,买个好。到时候就算发现跟他有牵连,我们也没理由动他。”

    季老爷子哼了一声,又闭上眼睛:“那小子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孟志东尴尬一笑:“我是怕季总……”

    广天岚估计是岭南这边最恨不得李锋死掉的人,他会这么好心?季如兰不解的看着爷爷。

    老爷子耳朵不太好使了,孟志东杵在他耳边大声说道:“老爷子,刚得到羊城那边的消息,有人要把李锋杀死。”

    季如兰脸色有些发白的坐在小凳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季老爷子躺在藤椅上一晃一晃,慢吞吞的说道:“如兰,这事我不干涉,你自己做决定。”

    季老爷子正胡思乱想着,有些困倦,打算闭眼打个盹,孟志东走了进来,看了眼季如兰,欲言又止,季老爷子没睁眼:“什么事直接说吧。”

    他经常把棺材两个字带嘴上,常说自己是马上要进棺材的人,其实只要是个人,又哪有不希望活着的。

    爷孙俩仿佛已经忘了之前发生的不快,其乐融融的吃着饭,老爷子年纪大了,胃不好消化,特意熬的粥,季如兰悉心伺候老爷子吃完小碗粥,才在老爷子的催促下自己吃了起来。

    孟志东小心翼翼的问:“老爷子,需要提醒一下李锋吗,万一那杀手还没来得及动手呢?”

    季如兰听完,不由打了个寒颤,眼前浮现起广天岚那张笑嘻嘻的胖脸,突然觉得自己跟对方比起来,差了太多。

    季老爷子不愧活了这么多年,人老成精,一下就把广天岚的小心思猜了个通透。

    孟志东大声说道:“消息是从广天岚主动透露的,他说今天上午有人找到他,要他提供李锋的行踪,让杀手去刺杀李锋。广天岚当场拒绝了对方,还把对方赶了出去。广天岚后来派了人盯着那人,发现他们的人追到了梅花来,后来李锋一行人返回羊城,那人又跟在后面,广天岚的意思是,那杀手很可能选择在高速上动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