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情

    不知他最近在忙些什么。若是知道自己订婚了会不会有片刻难过。想到这儿,女子好看的眼眸又深沉了些,他的心中从来不在意这些的,自己又何必痴心妄想。

    “清尘,我带了你最喜欢的杨枝甘露,我记得你除了酒,最爱的便是清醴泉产的杨枝甘露。”

    她远远的看见那山上的一个背影,一旁放着一个孤单的酒壶。浅离笑着走进,将杨枝甘露放在他眼前,“刚刚调制的,应该还是你爱的口味。”

    “我不喜欢了。”清尘淡漠,绝情。

    浅离后退了一步,别过头拭掉眼中的泪,笑着道,“是啊,人都会变。我曾非你不嫁,如今还不是要听从命运。清尘,我要嫁人了。”

    手中的杨枝甘露跌落,他怔怔的看着一地碎片,凌厉的如同刀子,撕扯着他的内心。他是无情,可她毕竟不是心尖人。感情有些时候是自私的,即使那个人从来都不曾好好珍惜过自己。

    “恭喜。”他轻轻扯出一抹微笑,听不见身后人心碎的声音。

    “是哪家公子?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清尘若无其事的道,一旁的人手拧着衣服,咬牙道,“是那个不学无术的风流浪荡的风翼族世子。”

    “我听说。是你挑的他?”清尘问道。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静。

    “你还是关心我的,所以你介意,对吗?”女子的声音微微颤抖,她想听到答案,又害怕那个答案并非如自己所想。

    只见他转身朝她走来,浅离眼底多了希冀的光。心思上下起伏不定,他一开口,她眼中的光又暗淡了。“既然嫁了人,就收收你的性子。这魔界是非之地,终究不适合你来,以后就别过来了。好好相夫教子,也算是对得起你选的人。”

    泪毫无征兆的滑落,她笑着抬头,“清尘,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我以为你会在意,或者只要你愿意留下我,我入魔又何妨?”

    “入魔,浅离你疯了!这样的话是你一个帝姬该说的吗,你的身上是四界的太平。”

    “何必和我说这些大道理,你可知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至于神界帝姬的位置,不要也罢。”浅离下定决心要和他一起,却突然见清尘神色一变,不由慌了神。

    “清尘,你怎么了?”

    “是魔灵珠,休息休息便好了,你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你来同情。”见浅离迟迟未动,清尘拿了酒壶,转身消失在浅离视野之外。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视而不见。可这又如何呢,魔灵珠已经为他所有。不应该反噬才对,他刚刚的情形,似乎已经难以压制。

    他到底在做什么呢?浅离不解而担忧的看着远处,婉妺如今伐主越发护着她了。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可这样子。就真的能保护她吗?

    不过是风口浪尖而已。

    “婉妺,你和我,必定会有一场胜负。”

    “主人,和冥界那边已经谈妥了交易,只要我们将玄光剑和弥愿交付给冥界之人,冥王就许我们所求之事。”

    神界的某处,一个男子正低头侍弄花草,这里少有人来往。需要特殊的令牌加持方可进入,此刻听到黑衣人的禀告。

    “弥愿,这世间弥愿,可只有一颗而已。”男子抬头望向远山,“冥界可还有说什么?”

    “询问主上何时才能交付,冥界那边的人给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男子勾起一抹冷笑,“让他们等着,不过迟些时日,若是等不起,这交易也不必做了。”

    黑衣人无奈的叹息了一下,他家主子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只怕冥界堪忧呢。

    “主子,弥愿,您不是要留给?”

    冷漠的眼神透着刺骨的寒,他只觉得一哆嗦。黑衣人小心谨慎的恭恭敬敬的低头,“是属下多言了。”

    “言多必失,你知道我不喜欢多话的人。本尊要如何做事,自然有本尊的考量。你只需要做事,你知道的,多言的人,尸骨都已经堆成山了。”

    黑衣人不禁恶寒,他有些敬畏的想退下,又听见那人道,“告诉冥界,没有诚意,就不要试图合作。”

    “属下遵命。”

    黑衣人退去,那人转身离开。只能看见风吹过他的衣摆,这孤单的夜。彳亍的脚步声,伴随着难言的低沉。他准备了这么久,又怎么会轻易妥协。

    神界太过安稳,许久不曾见有过什么风波。他讨厌这种平静,更想让那人儿归来。他欠她的,永生永世都难偿还。费尽一切心机,只为救赎。

    “我只要你完完整整的回来,任何代价都可以。你等了这么久,在那个地方一定很冷,哥哥接你回家。”

    一如既往地沉寂,无人应答。他早已习以为常,身影裹在夜色里,只是那眼底的伤,依旧清晰。

    冥界宫殿中,女子懒懒倚靠,时不时转头去听身边人的耳语。不由皱了眉头,她再一次坐稳了冥界曼姬的位置,这冥界里皆知她手段非常,平日里多有闪避。

    聊的也都是些趣闻,她平日里听听,倒也不甚在意。只是再听到那个名字,心头猛然一惊,妒意上了心头,便不由自主的失了理智。

    “又快到了冥王妃的忌辰了呢,殿下每年这个时节都会去宫外小住,少则半月,多则一年。殿下对王妃的心思,可真是情深,可惜王妃薄命。”

    一个丫鬟叹息道。

    另一个丫鬟接口道,“王妃不过是个凡间医女,救死扶伤无数。王上对她一见倾心,可凡人哪里能入冥界?终究是有缘无分罢了。”

    “我倒听说王妃亦有冥界血脉,只是当年王上负了她,她才自杀不愿入轮回。从此以后冥王整个人都失了魂,每年都会去看她,从来不曾有误。”

    闲话听得多了,曼姬一鞭子朝侍女中间挥过去,啪的一声。那女子被扫到了肩头,顿时凄惨号叫。

    “主子,放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知道错在哪儿了吗?”曼姬冷声,手中鞭子留下一道道血痕,仿佛要发泄心中的怨毒。

    “奴婢知错,不该妄议冥王和先王妃,更不该惹是生非,乱嚼舌根。请曼姬娘娘降罪。”

    曼姬正想开口处理,只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他的步子很缓,神色确是冷凝。

    “娘娘如今越发的善妒了,不过是随口的话,怎么就非死不可?”

    曼姬笑着起身施礼,“剑冥大人有所不知,她们这些人说话没个分寸,冒犯了妾身倒没什么。若是冒犯了王上,岂不是惹出滔天的罪过。我这也是稍微惩戒一下,免得她们日后自讨苦吃。”

    剑冥轻笑,噬魂剑从曼姬的脖颈划过,刺骨的寒凉。虽合着剑鞘,但凶悍的杀气依然让人不禁微微发抖。她定了定心,方找回自己的声音。

    “曼姬娘娘既如此说,那倒显得剑冥多管闲事了。不过这二人冥王走前吩咐过,让我带她们去一个地方。娘娘该不会不想放人吧?”

    “怎么会呢?”曼姬轻笑。“剑冥大人带走便是,何必要为难我一个小小的妾室。王上他,去了何处?”

    “自然是去想念王妃了,你可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哦。冥王最讨厌有人伤了王妃的清净。”

    曼姬咬牙保持微笑,“曼姬恭送冥王。”

    穆子音放二人离开,不由冷冷一叹。这样的女子,终究不是良缘。

    也不知清逝是何打算,留着这碍眼的人。平白添了是非,若有一日被这女人算计,只怕防不胜防。还是需谨慎为好,毕竟清逝最近越发的难以捉摸了。

    人间的一处医馆,这里的牌匾还挂着,上书医者仁心。只是牌匾已经老旧,字迹有些模糊不清。门前的荒草长了一茬又一茬,子音曾问道。“为何不彻底除了这杂草,也省的看着这满院荒凉心烦。”

    “她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从前不觉得什么,如今看来倒是羡慕这杂草旺盛的求生欲。她当年丢我孑然一身,如今也便只能看着这些回忆。”

    穆子音沉默了,没有再接话,他们的心底都有一片禁地,装着酸甜苦辣,装着两个人的回忆。时光流逝,那些不变的在改变,而等的人,永远也不曾归来。

    “你说你当初怎么那么拧,等我带你回家,不好吗?”苦涩的品一盏前尘,他将故事道尽。终是曲终人散,只剩庭前枯坐的华贵男子。

    半点都不嫌弃地上的脏乱,想着她曾经的样子,笑容浅浅浮现。

    “你快回来了,你知道吗?我等了你很久很久,若你不肯回来,我愿意一直一直等下去。”

    或许相遇总是短暂,初识的刹那烟火消磨在光阴里,便寻不到曾经的痕迹。

    “只需要给我一年的时间,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就能永远都不分开了。”他对着空气道,满足而苦涩。

    “清逝,你可知这样,会置冥界万劫不复的。”穆子音不合时宜的出现,打断了平静。

    那男子抬眸,笑未及眼底。“冥界万劫不复与我何关?我只是要她回来,我等了她太久了,你知道吗?我害怕再也见不到她。”

    <br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