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剑灵

    冰玉垂眸看着偌大的宫殿,只觉得冰冷刺骨,她已经来了很久了,还是没有习惯这里的温度。不自主的会想起,那些漆黑冰冷的日子。

    寒笙,已经勤政许久,迟迟未曾发兵,她知道他在迟疑什么,那个龙袍下的人心底有一个人,他在等一个时机,记得新婚之夜他千里追爱,后来的她不过一笑。冰玉默默地想,他喜欢的人其实也没有那么特别。

    门外的脚步声打断了思绪,她一回头看见满身疲惫的他,轻轻的为他扫去积雪,送上一个暖炉,已经是冬季了,她以为冬季总会过去,可偏偏一直都是冬季。

    “陛下,怎么如此疲惫?”

    “他们想要攻打后苏,朕,”他迟疑道“想一年后再发兵。”

    她收回飘远的目光,笑着道,“陛下是这天下之主,不听话的惩处了便是,臣妾不过后宫妇人,也说不得什么。”

    她温顺的为他揉捏肩膀,舒缓疲劳。寒笙转头看她,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神情,“宁相当众忤逆朕,你怎么看?”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她还有些陌生。他咄咄逼人的神态不给她半点退路,他在怀疑自己。冰玉看清了这一点,不由觉得好笑。

    她日日同床共枕的枕边人,对她的信任不过尔尔。她笑着道,“陛下秉公就好,臣妾不想因为自己给陛下添了困扰。”

    寒笙轻轻的撩动她的头发,深情的看了她许久,便再无后话。冰玉看着睡过去的人儿,他似乎疲惫极了,可能又是几夜不曾合眼,先宸皇用人不当国库空缺,留下一片凌乱。

    他好不容易清明了吏治,又出来一个宁相与他作对,催促北征。寒笙自是不耐烦,躲着宁相不与相见,却换得朝堂之上公然忤逆,陛下怒极,判他禁足三月不得过问朝中之事。

    她并不知晓这些前朝纠葛,一心想和寒笙相守,她是这雪国的皇后,也是他唯一的妻。这样的感觉,是世间最幸福的味道。

    她本想入眠,窗外蟋蟀声此起彼伏,起身开了轩窗,只见一封密笺落于手边,她回头看熟睡的人儿。就着月光看那笺上字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简单的八个字,挑衅之意无虞,那熟悉的笔划告诉她这次发布命令的执行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警告她了。

    冰玉勾唇轻笑,看烛火吞噬了残笺。屋子里又是一片漆黑。那人侧头恬静的睡眼,再美好不过。她缓缓入眠,摒去所有杂念。

    不过是蚀骨之痛,哪里有那么可怕。

    寒笙缓缓睁开眸子,他身旁的人已然熟睡。如水洗过一般的澄澈,倒映着夜的黑,那字笺未曾逃过他的眼睛,他低头看那人儿,耳垂微红,面如皎月,只是可惜了这般单纯清丽的容貌,沦为为人利用的工具。

    “陛下。”

    清轩急忙查看,确认无误才松了一口气。

    “可查出她背后之人?”

    “云山雾罩,难寻踪迹。”清轩叹道。

    “继续追查,另外,宁相谋反的证据可有下落?”

    “没。”清轩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他自诩无所不能,可屡次碰壁,实在难堪,如今朝中除了太傅,就是宁相一人独大,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寻到他的弱点,必会受他牵制。而陛下最讨厌的莫过于被人牵制。

    “老狐狸,”寒笙骂了一句,又看见呆立一旁的清轩无所适从,这才让他退下,他悄悄地回房躺下,看着外面的月亮逐渐远去,直到晨曦初照,这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准备上朝。

    冰玉也已醒了,她起床为他整理衣冠,又吩咐厨房做了些早膳。寒笙只是淡淡看着,简单的用了些,就去上了早朝。

    午间又传话说朝政繁忙,就不陪皇后用膳了。

    冰玉好不容易做好的汤撒在地上,烫了手,也懒得收拾,吓得丫鬟裹了好几道,生怕有什么闪失。

    好像陛下在故意躲着我,她想。

    “双儿,你可知那后苏皇后。”她想了想问道。

    “听说是个聪慧有才情的女子,帮着皇帝整顿三军呢。”

    “是吗?我从前也想做个男儿身的。”冰玉道。她有些悲伤的想,可惜天命难违,她的命运开始就注定了。不可以向婉妺那般任性而为,她的背后没有那个纵容的人。

    丫鬟大惊,急忙跪了下来,“娘娘,您可不要多想啊,有些话不能说。”

    看小丫头慌得都快流了眼泪,她笑了笑咽下唇边苦涩,“你和我讲讲你听到的故事,我在这宫里闲着也是闲着。”

    小丫头这才擦干了眼泪绘声绘色的讲起来,只是讲到后面,她也有些害怕,索性不讲了。

    雪国太子逃婚星夜求娶烟都绯苑婉妺,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皇后在上,她怎么也不敢说这种犯上之言,冰玉也觉得为难她了,就放了她离开。

    她突然就觉得浑身上下骨头都在叫嚣,疼的厉害,顾不上叫人,拼尽全力才爬到了药柜,寻了那一粒丹药。

    她的故疾,越来越不规律了。她掐着指头算那逝去的日子,还有很多心愿未了,突兀出现的那张脸,让她心头翻涌,吐出一口血来。

    “你为什么要来?”

    “我来看看我养了十几年的孽种,怎么就养成了外人。”

    宁相冷冷道。

    她置若罔闻,催促他离开,而他似乎不着急离开,反倒坐了下来,“好闺女,不请为父喝杯茶?”

    “父亲?你配吗?你养我的那些年,都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是什么给你的勇气,让你厚颜无耻来这里让我叫你一声父亲。”

    那中年男子的手微微颤抖,他抬头笑着道。“音儿,你别忘了,我随时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撕开了假面的伪善,宁相索性撕破脸皮,直接威胁冰玉。

    冰玉只觉憎恶,她问道,“让我做什么?”

    “你的任务从来就没有结束,我让你取得信任,你居然动了真情?”宁相愤而质问。

    “那又如何,他是这世间最温润的男子,也是我最爱的人。”冰玉言之凿凿,丝毫没有悔悟。

    “玄光剑,你若是爱他,就把玄光剑交给我。”宁相柔声相劝。

    “那是他的命,我不可以给你的,他喜欢玄光剑比喜欢自己还要珍重。”(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冰玉又一次违逆,宁相突然发现,这个丫头不像当初那样易于摆布了,是雪皇改变了她吗?他突然怀念,那些个相依为命的日子。

    只是他不配,他践踏了这个女孩的所有信任。任她落入黑暗,而不肯伸手带她去往光明。

    所以他选择一错再错,“我的乖女儿,听话,把玄光剑给我。”

    “把玄光剑给父亲。”

    “把玄光剑给父亲。”

    她反复念着这句话,视线逐渐模糊,直到失去意识,宁相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他对她,有些异样的感觉,什么时候。自己学会了同情。

    冰玉醒来,已是下午,她脑海中不时闪现一个念头,扎了根一般的固执,她努力的压制,试图去磨灭它存在的痕迹。

    “陛下,你来了。”

    “对啊,朕。”他想了想还是告诉他,“朕把宁相禁足了。”

    没有意料之中的诧异,她反倒很平静,“父亲累了,也该歇歇了。”

    “这般善解人意的皇后,世间少有,”他赞叹道,如果不是我喜欢她,或者真的会爱上你。可惜,她已经弄丢了我的心。

    寒笙看着远方,就像是看到了她的影子。或许只有兵临城下,我才能见你一面。告诉你,我还爱你。很爱很爱你。

    敏锐的捕捉到他眼神里的留恋,冰玉的心狠狠地扎了一下,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玄光剑,她俏皮一笑,“陛下,臣妾想看你舞剑。”

    玄光剑,寒笙毫不犹豫的取出,“一人独舞也是无趣,不如我和清轩对打,清轩。拿剑。”

    清凌闪在一旁。笑嘻嘻的冲清轩做了个鬼脸,清轩凶了回去,无奈拿剑对打,他极其敷衍随意,寒笙看出了他的意图,越发想让他使出真功夫。

    “今日若不尽兴,就罚你去学一个月的书。”寒笙道。

    清轩顿时如临大敌,谨慎起来,他又不敢伤了陛下,且玄光剑锋芒毕露,削铁如泥,他的剑不堪重负,很快落于下风。

    他抽剑拱手,“属下认败,自愧不如。”

    雪皇笑了笑,“你个鬼精灵。”

    冰玉看着那把剑。寒芒耀眼,她轻声道。“陛下,可否让臣妾一观。”

    寒笙将剑递给她,“你要小心些,别伤了手。”

    “是。”

    她刚拿到玄光剑,试图擦拭那剑身,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有血渗出,她定了定心神,将剑还给了寒笙,那剑似是有灵性,故意伤了她。

    雪皇见她伤了,也不急着接剑,将她扶进内室包扎伤口,又细心叮嘱了一番,这才让清轩将玄光剑安放。而他留下来陪冰玉,直到她歇息。

    她没有注意到他变幻的神色,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玄光剑的事不急一时,她还没有把握控制如此有灵气的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