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酒约

    若是有一日,……他的眸光骤然缩紧,不敢再想下去。抬头看那天边朗月,群星璀璨,总觉得眼前情形似曾相识。仿佛那星月皆是旧识,他们共同生活了许多年的光阴,久到他记不清时间。

    人儿还在醉中,这是他第一次见她醉酒,那般软弱无助又害怕失去,和平日里的她大不相同。

    阿妺,如果你我没有那么多秘密,是不是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相守。

    他吻上她的睫毛,和她轻柔的道了晚安,即使她此刻醉的不省人事,也依然拉着他不放。她的梦荒凉而沧桑,偌大的孤寂将她包裹其中,寻不到尽头。她追寻了几生几世,也找不到那丝温暖人心的雀跃。

    似乎是注定的黑暗,可她,还在期待光明。不安的眉眼,局促的双手,伴随着低低的**,她许久不曾做过这样的梦。骤然苏醒。眸中一片清寒,身畔的温度已是空了。他应是走了许久,还不忘给她留下一笺小字。

    “既见婉妺,云胡不喜。”

    她倏地笑开了,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那是她那日《诗经》上的句子,他笑着问她含义,她避而不答。

    连神情都温柔了许多,简单的用过早膳,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酒气混着花香,那是昨夜的味道,她不知那人为何要煞费苦心送酒来皇城,她不想见他,又不得不见,好不容易有了愿意一生守候的人,被人扫了兴就太过不值。

    她在院子里逛了一会儿,回房随意穿了一件蓝纱衣绿罗裙,就往宫外而去。为了避免被苏祁知道,她特意飞出了宫,入了归音酒肆。

    街上的行人只觉晃眼,再细看也不见了踪影,大家说说笑笑的继续,逛街的逛街,买香的买香,热闹极了。

    而她站在院中,听着风铃穿花而过的声音,缓缓闭上眼睛,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精致,这一刻她不再怀疑,即使不用看,也知道他来了,她心中突然生出恼恨,那花儿遭了殃,铃铛也散落在地上。

    陈子仪跑出来心痛不已,他再抬头看那个始作俑者,那绝美的容颜总觉似曾相识。

    “是你?”

    “我竟不知前宸还有余孽未清,你到我后苏来有何目的?”

    陈子仪冷笑,丝毫不掩嘲讽,“宸皇刚刚离世,你就投怀送抱,真是不知羞耻。”

    婉妺恼恨,她坚定的看着陈子仪,一字一句的道:“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廂情愿,我只爱一人,那个人是。”

    她话未说完就被打断,只见短短一会儿的功夫院中恢复如常,他轻轻的走来,像是那天边的云,清尘浅笑落座,“妺儿,你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他的语气极为温柔,像极了天宫的那些日日夜夜,他无微不至,她甘之如饴,那时他是兄,她是妹,他虽年长她许多,也耐不过她的纠缠。许了她这兄妹的称呼。

    “你送酒入皇宫,可曾提前和我说过?”婉妺道。

    她冷漠的神情刺痛了他,他不在意的笑道,晃了晃手中酒盏,琥珀色的杯子经过阳光的折射愈发好看,还多了几分魅惑。

    他的眸子像是有情,流转间顾盼生辉,让人沉溺,她痴笑一声,饮了杯中酒。

    “是为兄考虑不周,下次必当知会你。我们许久未见,难道就无话可说?”

    陈子仪默默离去,他感觉到这兄妹二人不同寻常的关系。或许还有恩怨纠葛,他不愿涉入,这才选择了离开。

    或许有了她,会更轻松一些也说不定,他回头看那黄昏笼罩下的小屋,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静悸。

    见人走了,婉妺也不再隐晦,“你因何下界?”

    “想知道?想知道陪我喝了这里的百坛酒,我便告诉你。”

    他大袖轻扬,一百坛酒不多不少的出现在眼前,婉妺蹙眉,这样的量怕是要喝三日,她若三日不归,苏祁怕是会担心。(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见人游移不定,清尘轻声道,“你也可以不问,不过我不担保会发生什么,我不介意多一个人界的敌人。”

    他看起来信誓旦旦,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想到千年前的那次,他也是这般信誓旦旦,让她差点万劫不复,千年光耀之刑,痛彻心扉。

    她终是点了头,“我应你。不过让我先处理一下宫中之事,我再来找你。”

    清尘虽不愿,也只能应允,她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自然不能逼迫太紧。

    看着她离开的样子,想着那千年前何其相似的一幕,他的心都在颤抖,还是咬牙保持微笑,本以为这颗心遍体鳞伤不会再痛,原来还是会为了她旧疾复发。他千辛万苦来见她,换来的也不过是被迫。

    世间总会开玩笑,缘孽只在一瞬。

    婉妺回了宫,她怔怔的看着木瑾花,那院中比这里开的更娇艳,摧毁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无声胜有声。

    那个高高在上的神邸,世人追捧的酒仙,此刻就开着一家酒馆,做着微末营生。他向来厌烦污糟之气,认为会影响酒的口感,竟也学会了妥协,果然这红尘无奇不有。

    陈子仪的出现更是意料之外,他与南离关系密切,难保不会想要复仇。只怕是苏祁的日子,会越发艰难。

    “阿祁,”听到来人脚步声,她转头看着那人,笑吟吟的。

    “怎么了?”他道。

    “我想去寒积寺祈福三日,为我后苏国运,也为你祈福。”

    他摸了摸她的头,“你啊,好好歇着吧,祈福的事他们来就行。”

    “不行,要自己亲自做才有诚意,阿祁你就答应我吗?”

    她看着他,大有不答应就不罢休的气势,苏祁只好允诺。“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日一早就出发。”

    “好吧。那你注意身子,外面肯定没有宫里条件好。”

    他似乎永远拿她没办法,不自觉的想答应她的所有要求,又怕她饿了冻了,不知不觉,她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这一夜好眠,她清早收拾行装出了宫门,不舍得惊醒他,只是留了帛书,就往归音酒肆而去。

    她和他的约定,是时候践行了。

    清尘,你到底想做些什么呢?

    那人已等了许久,白衣俊秀风流倜傥,迷倒万千红颜。一身儒雅气,偏又多了几分洒脱不拘的豪情,就当世而言,说他是美男子也不为过。

    婉妺只是淡淡看了看,就径直到屋中坐下,这是二楼的雅间。琉璃为墙,水晶灯悬空,再用特殊的遮光布垂做帘幕华光异彩,梦幻灼然。

    “奢华。”女子轻轻吐出两个字。

    “妺儿若是不喜欢,随时都可以换。”清尘笑道。

    “美酒已经备好,不知妺儿可否准备好提问了?”

    她突然觉得眼前的人说不出的欠,他惯会云淡风轻,与世无争,其实都不过是做戏。 电脑端:

    “自然。”

    她懒得多说,先饮了一碗酒,看着对面的人一饮而尽,这才说道,“你因何下界?”

    “因你。”短短两个字。对面的人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想过无数种答案,唯独没有想过这种,他的心思昭然若揭,只是她一直不愿承认。

    害怕那是她负担不起的爱。

    对面的人还在饮酒,她扬了扬眉头,“说实话,你是不是犯了错?”

    “是啊,不过是偷窥了往生鏡,偏要送我去轮回,我便夺了人身,匿在这凡间。”

    他说的轻描淡写,她听得惊心动魄,往生鏡,他看的是怎样的结局才会这般义无反顾,她突然一个字也问不出。对面的人戏谑一笑,“小丫头,怕了?”

    “不怕,”她回道。

    她的心上填满了一种叫酸涩的情绪,他若是再踏错一步。或许就真的万劫不复了,她不敢想,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目光太炙热,她害怕坦露自己。

    他没有再继续,“小丫头,你答应过我,陪我醉一场的。”

    嗯,她的声音有些许的哽咽,伴着酒声淹没,酒碗碰撞的铮铮声,两个相顾无言的人,他有太多的话想告诉她,又不知从何说起。害怕被拒绝,害怕再一次受伤。

    她明明,是他心尖上的人啊。

    婉妺品着酒,他的酒从前都是清冽,如今多了苦涩,是化不开的愁绪落入酒中。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了如今,她也很茫然。

    他不想醉,想多看她几眼,可是心底像是火焚的痛楚,面对她就失了分寸。只能靠着酒液入喉,掩盖情绪的波动。

    酒变了,人亦变了。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亦变。”

    她幽幽的说,突然想到书卷上的诗句,像极了此刻的景,他闭上了眸子。吞下那苦涩的酒,他有些恍惚,似乎她还是初时的她,他们一起酿酒,一起种花,一起去凡间偷酒喝,一起听风声,一起看星河的夜。

    “妺儿,你要是不曾遇见他,我们该多好。”

    “清尘哥哥,妺儿总会离开的,妺儿要嫁人的。”她道。

    “我娶你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清尘饮尽最后一坛酒,落寞的说。

    “我爱的只有一个人。”她说。

    他的面上不正常的红晕,婉妺摸了摸他的额头,烫的厉害,她虽有些浅浅的醉意,不及他厉害,扶着他到了榻上,听着他口中声声说着喜欢。

    她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她从未爱过他,可他情深至此,何其可悲。

    他吐了好几次,肝胆几乎都要吐出来,面上红白交加,还是睡不安稳,只有当她的手握紧他的手时,清尘才会安静不再闹腾。

    他做了一个很甜的梦,唇角都是浅浅的笑,到了第四日她一早便离开,清尘还在睡梦中,不知今夕何夕。

    他本不易醉,可心事太多总要有个发泄,他有时会觉得很累,这样漫无目的的追寻,是否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平静。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