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隐世宓府

    从段府出来,陈子仪面色不郁,段府浓重的药味,他有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那味道,是血灵芝,以段府的财力和人力,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三大世家联合。也未必能弄到这稀有之物,除非,有人和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记得,朝中有位庆王,手中便有这高价的血灵芝,只是一个小小北域,如何能与王爷扯上关系。那位是向来深谙明哲保身之道,从无半点错处。就算背地里做些什么,陛下也就当做没有发生过。这血灵芝来的蹊跷,陈子仪自然而然的怀疑到了庆王。他将情况禀明陛下,提醒南离小心身边之人。

    御阶前,南离垂眸思索,信中未提及幕后之人,怕是以防变故,权做家书寄,只是这烟都权势滔天,有能力往北域暗送血灵芝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其中,便是最不起眼的庆王,府中有一株千年血灵芝,视之若宝。

    “小李子,朕是不是许久未去庆王府了?着人备礼,登门拜访。”

    小李子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布置好了一切,御辇浩浩荡荡的出了宫门,便有人从宫门处悄然遁了身形,庆王府门前驻着两只麒麟兽雕塑,傲然的审视着来往的行人。

    “陛下您怎么不通报一声?臣也好出门相迎,仓促之间还请见谅。”

    庆王诚惶诚恐的过来,吩咐下人备好茶水,站在一旁侍奉。

    “爱卿请坐,说起来你是朕的皇叔,朕应该多来看看你才是。”南离笑着接过茶水,庆王笑吟吟的坐下。

    “一转眼老头子都老了,喜欢这悠闲恬静的日子,朝堂那些事情你们折腾就好,我啊,还是爱这园子。”庆王感慨说。

    “皇叔您可不老,近日皇后身子不好,我听闻您这儿有血灵芝,不知可否赐给侄儿?”

    南离焦急的问道。

    庆王神色一凛,“陛下,不巧的紧,前些日子府中失窃,丢的正是这血灵芝,老臣心痛万分。”庆王神色悲戚,看上去很是难过。

    南离放了茶盏,开口安慰道,“皇叔不必着急,这贼迟早都会抓住,回头朕命人寻一些药材,这王府守卫也该换一换了。”

    那人浅笑着应了,“一切但凭陛下做主。若是能寻回那血灵芝,臣必当感恩戴德。”

    “失去的东西也不必执着,因为再也不是曾经了。”南离翩然起身,“叨扰皇叔了,朕还有奏折未批,就先行回宫了。”

    庆王将御驾送出府门,沿着悠长的小径顺着月光前行,及至月影覆盖的最后一寸土地,停下驻足,向天叩拜,焚琴香,那人幽幽而落。

    “您来了。”庆王俯身以请,紫袍人未曾应答,往庭院深处而去,此处常年不见光亮,凉飕飕的。

    他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血灵芝按您的方式送出去了,似乎陛下得了风声,特意试探于我。”

    紫袍人冷笑,“你慌了?筹谋二十载,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庆王抿唇,坚定的眼神透露着不甘,“自然不是,只是怕有损您的计划。”

    “你以为他是谁,有能力干扰我的计划,他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枚棋子,注定要被抛弃。”他随手一挥拂去一地尘埃,楼阁瞬间焕如一新,房中尚有一盘残局,“不如对弈一番?”

    “不了,这天下之棋,我无法落子,您心中自有一番胜负,何必假借于我?”庆王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眼前的神有通天彻地之人,可为何还要他俯首听命。

    “神界亦有规矩,我若乱了人间法度,只怕后患无穷,你安心做你的事,切记锋芒过盛,等这段时间过去,自有你的用处。”

    辰宿列张,月明风清,他出了庭院看这风光无限,流年如梦似幻,他想着往后的日子,应该很少能安心看这月色了。

    紫袍人回了天界,倏尔不见。

    清尘居前,那个男子久立庭前,看着那安静绽放的木槿花,又温柔了几分。身后人轻轻的换了一声,原是浅离。

    “仙君又在看这些花儿了。”她笑着道,简单的修剪枝叶,淡紫蓝色蜷缩的花瓣,仿佛那稚嫩的少女。脑海中挥不去的印迹,刻在骨子里的悲伤涌起。

    浅离转头,望向清尘,“仙君何不忘了前尘,小女子慕君已久。”

    清尘意外的听到了这番话,他手中剑动,“有些话,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爱而不得,真是件生不如死的事情。”浅离笑了笑,收起无边落寞的神色,“不过是个玩笑话,你那么认真做什么?”

    清尘收剑入鞘,“你该知道我心里有谁。浅离,做好你的事,不然就回你的离恨天。”他毫不犹豫的离开,剩浅离错颚。

    他,走了。

    天衡正往清尘居而来,迎面走来怒气冲冲的清尘,见他面色不郁,天衡笑道,“你这是从哪儿受了气?那姑娘招惹你了?”

    “你倒是清楚,为何一定要带她过来?”清尘狐疑的看着天衡,他做事从无章法,现在想着倒是有些奇怪。

    “她在离恨天的惩罚也够了,一个女孩子,隔绝人烟与风为伴,实在是难为,我可看不过去。”

    “看不出你还是怜香惜玉的佳公子?为何不收入你宫中?”清尘冷嘲热讽道。

    “我们去喝酒吧,我寻了一坛凡间佳酿,叫清尘坞,啧啧,你要不要尝尝?”

    清尘眉心一动,是她那日赠司辰的酒,他曾羡慕,不想天衡居然能弄到。

    “你该不是偷的?”清尘笑骂,天衡躲了躲,“你就说你喝不喝吧,不喝我就自己用了。”

    “拿来,有月无酒,岂不辜负?”清尘顺手接过酒坛,身后的人已红了眼。浅离远远的望着二人,十丈红尘里,他留恋的又是什么?

    她想下一次凡间,看看那红尘,也体会一下凡人之间的酸甜苦辣。听说,那是修禅,一生只悟一回,来世前尘尽忘。

    北域。

    陈子仪清查北域,从民生到官制,借着一纸皇命,查了个清楚,只是这世家牵涉之深,背后势力隐约浮现,他不免担忧,烟都之人涉足有多深,若是一锅端,朝廷官员可会青黄不接?

    另一方面,他与段子楚过从甚密,段家少公子也是个有魄力的。只是段家涉及世家,他心中还有所保留,这日二人聊到很晚。段子楚略有犹豫的说,“父亲最近忙到很晚,但从不愿我插手,我担心他,陈兄也要注意安全。”

    陈子仪本以为他会两不相帮,如今他竟偏向了自己,心中甚是感激。

    “但我想求陈兄一件事,留我父亲性命。”段子楚拜了拜,离开了府衙。

    陈子仪垂眸苦笑,似乎太过顺利,他总觉隐隐不对,西边的增兵还未到,这里却已有了烟火气。不平静的夜晚映照不平静的心,他再也无法入眠,又重看了一遍形势图,这才入眠。

    北域风波只是暂时的平息,百姓们的恐慌也好了很多,他的心暂且安定,然后随之传来的消息,他的心再陷煎熬。

    “西边漓木将军的军队被流民所阻,暂时来不及救援,平乱应该要十多日。听说有雪国的兵趁乱涌入,事情变复杂了。”

    他隐隐的不安得到了验证,十日时间,极有可能颠覆一场战局,雪国的突然插足应是早有预谋,北域的棋是否是寒笙的手笔不得而知。他的速度要加快了,隐世宓家,非行不可。

    宓家不许外人踏足,除非天地更替,陈子仪贸然入门很自然的吃了闭门羹,他并不气馁,在宓家门前守候。

    “劳烦通禀,事关天下。”陈子仪面色凝重。

    “老爷子在休息,少主云游四方去了,怕是不能回来,公子您还是去别处吧,不如看看曲家和段家?”

    那老奴笑着说,关上了房门。不一会儿宓家便有人递了一张纸条出来,上书“天命。”

    陈子仪笑了笑,面色不改,往府衙而去。宓家置之不理,虽不知真假,显然在试探他的能力。他回了府,便扎进了房中。只见子欣已等了许久。

    “意料之中,吃了闭门羹吧。”子欣笑道。

    “宓家老头子真是难缠,家仆也很谨慎。不过这次去只是想拜访一下,既然见不到也就算了,你来是做什么?”

    子欣神秘的道。“带你去个地方,我想你会喜欢。”

    陈子仪抬头看那人故作神秘的样子,满是疑惑。“嗯?”

    “走吧走吧,反正你也无事。况且你日后,清闲不了。”子欣拉着人上了马车,往寂静处去。

    那是一条幽长的胡同,尽头别有洞天。陈子仪惊叹,此处是江湖客栈,来往之人皆是来自江湖,子欣摇了摇他,“这里人都是江湖人士,所以你谨慎些,但也别太拘束。江湖人多豪放。”

    “是个有趣的地方。”陈子仪寻了一处视野最好的地方,这才坐下。

    子欣对面而坐,要了一壶碧螺春,听着各种的江湖轶事,饶有兴致。只见斜前方坐着一位红衣女子,剑柄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宓字,竟是宓家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