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梦醒,初暝

    苍云阁,慕言将苏毓带回苍云山,一身蓝衣染了血污,虽未伤及要害,但他方经大战,身心皆受创,眼眸空洞无神,他回身看那皇宫,心似乎在颤抖。

    慕言将他置于阁内,看他神伤的模样,很是心疼,想要出言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寂静,只听得轻微的呜咽声,他紧咬贝齿,渗出血来。

    过了片刻,只见他起身向慕言下跪,“师父,徒弟谢过师父救命之恩,愿随师父学艺,雪国耻,报家仇。”

    慕言将人搀起,“你这些年一直居于朝堂,荒疏甚多,如今逢此大难,当收心勤恳,沉心以应。”

    “是师父。”

    他自在苍云阁修行,剑气中多了不少戾气,不知何时变的寡言,只是长夜不寐。害怕夜的孤冷,不敢入梦,梦中是不敢触碰的伤疤。闭上眼的混乱,他终还是不忍,这夜无星,无月,他悄悄离了苍云阁,入了皇宫。(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推开御锦殿的门,空旷的金殿有些萧条,风起,他看着那龙椅上空着的地方,想着曾经那个位置上的父皇。

    父皇最是温凉,也从不对他们苛责,他却总是怯怯的,有些说不出的疏离。他更喜欢和皇兄一起打闹的样子,春日的纸鸢,是他们最喜欢的。

    可如今,这里,他近了前去,龙椅上还有着浸入的血迹,那样的微小,却是分外刺目,从此,他只有一人。

    这里,环顾四周似乎还能看到昔日,仿佛是陈年旧事,回忆起思念,似有人声,他附在房顶,调整呼吸,听到的却是又一层绝望。

    “半个月时间到了。朝中势力你清洗了大半,答应太子殿下的是不是该兑现了。”

    夜深,他窥不见那人容貌,只觉得声音似曾相识,只见黑衣男子颔首,“西北三郡,明日他便可以接手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人便离开了金殿,南离这才关了御锦殿的正门,“你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苏毓飞身而下,两人相对而立。带着些许的疑惑,“为何刚刚不说?”

    “你我兄弟之争,我不想让外人插手。”南离看着苏毓,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他不知为何每次他遇见他的时候,都会有犹豫。

    “好。如今是天衡一九年,五年后我们再分高下。”

    苏毓作揖行礼,与南离错身而过,踏出御锦殿外。外面,月色凉薄。

    未曾出宫,便遇上了羽林军,他一路且战且退,硬生生的开出了一条血路。血雨飞扬,焦灼难解。立破重围,遁入一小屋之中,剑尖还染着血,他打量着这处荒废的宅子,许久不曾有人居住,堆积的尘土有些呛人,环视四周,只见一处有一个精致的雕塑,刻着眉目清秀的女子。

    ……

    南离立于御锦殿之中。回想过往种种,皆如云烟,如今,五年之期已到,他眸光暗沉,烟都近日风波未平,天灾人祸,燕宛之变,人心动荡,天意难测。而他,注定是要搅动风云。蹙眉,遥望,正式的较量,才刚开始。

    绯苑。

    她方理了妆容,白玉的肌肤如雪,三千青丝自然垂下,木兰簪随意绾起,枭鹤垂手而立,不时为她递上妆盒里的东西,她本就清丽,浅浅的妆容亦是锦上添花,更添几分娴静。

    伊人玉手轻拂,琴音泠泠,声如黄莺出谷,“枭鹤,交代你的事办的如何?”

    “轩主,都办妥了,各分部随时听从调遣。这是下面搜集的关于苍云阁这些年的资料。”

    琴音乍停,女子接过那一叠信笺,粗略的看了下厚度,心中生惑,这些年,你倒是做了不少事情。

    逐字逐句的翻阅,唇角不自觉的泛起笑意,她认真的样子,枭鹤看的有些蒙,阁主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她……一般都是很冷的。

    看完最后一个字,她这才收了温软的神色,对枭鹤吩咐,“整合清尘轩的势力,进行一次洗牌,我需要他们的力量,最重要的,是忠诚。”

    “属下领命。”枭鹤缓缓退出,阳光下的他有些呆呆的,八字眉微挑,薄唇轻抿,看不出喜怒,眼中是深潭无波,看上去不是很好相处。所以当别的人从他身边经过时,都会下意识闪避,他嘴角抽了抽,自己貌似没那么可怕吧。

    下午的时候,久违的白色身影又出现在了绯苑,还是他上次的位置,一壶酒,一盘花生,他的衣摆随风,怎么看怎么养眼。

    “我说妺儿啊,该你上场了,你可快点吧。”

    女子款款而出,一把油纸伞在她手中上下翻飞,恍如仙子,似桃夭灼灼于三千浮世沉溺,自江南烟雨中走来的翩翩少女,豆蔻年华,玉颜凝霜雪,不染俗世烟火。苏祁看着这样的她,愈发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她,果然不同。

    一舞毕她盈盈而谢,不经意朝他做了个鬼脸,他哑然。待入了内室,轻扣她的额头,“我倒不曾发现,原来姑娘如此俏皮。”

    “公子不是一样?”她指了指他放下的手,莞尔一笑,趁他失神朝他头上轻扣了一下,“公平咯。”

    男子也不恼,他甚至觉得这样的她有些可爱,察觉自己失态,轻咳了一声,

    步入正题,“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女子似是不解,“哪来的打算,只不过是闲云野鹤,自在逍遥罢了。”

    “姑娘倒是悠闲,那日之约,可否记得?”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对面是落地窗,可以看到熙攘的街市。

    “自是记得,只是时候未到罢了,公子若信我,便静观其变。”

    她嗅着熟悉的檀香,浅浅问询,“公子可是熏了檀香,这味道很是好闻。”

    “静观其变?也好。”他听她提到檀香,神色黯了下来,“这是母后……母亲最喜欢的味道,她说这个味道宁神静心,所以我的衣物都会用檀香浸染。”

    见人似有些神伤,拿起一旁的冰玉盏斟了一杯酒,“公子品一品这清尘坞。”

    苏祁浅浅抿了一口,“入口清凉,犹有回甘,还有淡淡的花香。很是不错,不知姑娘从何得来?可否赠我。”

    “没想到我拙劣的手艺,能得公子青眼。”

    遂取了十壶清尘坞,赠予他。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net All Rights Reserved